学科前沿讲座学习报告
2018-01-21 16:11: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摘 要:语文课程的文本解读理念与实践是否符合新课标语文教学的特点和课程发展的要求,直接关系到语文教育是否适应新时代、社会发展和人类文化的追求,是语文教学的核心问题。这就要求教师对文本进行多元化解读
摘  要:语文课程的文本解读理念与实践是否符合新课标语文教学的特点和课程发展的要求,直接关系到语文教育是否适应新时代、社会发展和人类文化的追求,是语文教学的核心问题。这就要求教师对文本进行多元化解读,从多维度思考。任红云老师从多元化阅读这一角度与同学展开讨论,旨在运用多样灵活的方式,运用阅读所得的信息解决现实问题,帮助学生掌握和运用不同的阅读策略,形成良好的阅读行为和态度,提升阅读能力。
关键词:多元化  阅读策略  教学
 
一、从多元化阅读策略教学
文本是由书面文字、图画、表格以及电子语言材料组成的文本解码。主要经历了非时态取向解读、共时态取向解读和二度创作三个阶段[1]。因而,在解读文本的过程中,需要抛去传统解读所存在的“伪圣化”、琐细化、“非我”化等问题,不仅要在词句、语段语篇等层面对文本的本体意义进行深入探讨、诠释、创构,还要运用不同的阅读策略对文本进行整合推论,积极反思阅读所得的信息,提出新想法,解决新问题,建立良好的阅读行为习惯,创造文本解读空间,从而提高阅读的整体能力,为丰富学生个性,培养创造性人才出一份力。
多元解读文本,应建立在尊重文本的内在理路上,这就对教师的语文教学过程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首先,教师要具备多元解读文本的意识和能力,掌握不同的阅读策略和授课方法,引导学生融情思考,亲近文本,具体来说,一方面要正确处理文本价值取向和学生多元体验的辩证关系,有原则地增强课程文本解读概念;另一方面,则要在文本的基础上与课文进行充分对话以避免肢解文本,帮助学生对文本进行充分阅读。**老师主要介绍了概述与复述、从角色对话与内心想法中推论、个人联想三种阅读策略方式。
结合三种方式,他引入人教版七年级上册《皇帝的新装》这篇课文作为案例,引导同学抓住课文的关键字眼“骗”,围绕骗子行骗,皇帝受骗,大臣助骗,百姓传骗,孩子揭骗五个方面展开讨论,引发同学们对皇帝荒唐滑稽行为背后权力和社会关系中权力与盲群关系的象征意义进行思考,揭露害怕被群体剔除的人的本性。并在教学过程中通过问题导入,如,扮演童话中不同的角色复述课文,想象文本中角色说话的口气、表情、手势,思考角色说出这句话的原因等,对文本中的人物形象进行归类等。通过引入问题,层层递进,引导学生发现,无论如何归类,文本中的小孩子都是单独存在,游离于文本其他关系之外的,从而重点讨论小孩子这一人物形象在文本中的重要意义,意识到小孩子讲出真话,是因为小孩不知道后果,他并非拒绝与大家同流合污,而是单纯地脱口而出,讲了真话。这种没有意识到抵制存在就说出来的真话是孤独悲凉的,但这种行为又是具有“先知”性质的,小孩子发出真相的声音,象征了人类社会改革创新前行路途中反抗出的不公与不义,如甘地、孙中山、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英雄人物,都是率先发出声音,开始行动,带领革命的先行者。只有这样“先知”的声音,才能让其他麻木其中的人苏醒,加入到行动中来。这不仅是真相的声音,更是人性黑暗之中的一支火把,砥砺着我们要随时提醒自己,保持孩童般原生的纯真和勇气,保持公民精神的基本要素,在面对体制倾颓的威胁诱惑,以及成人虚伪狡诈的作为时,依然能时时警醒,不畏强权,勇于挺身对抗。这也就是引导学生通过多维度阅读分析文本,从中感受阅读的力量。
 
二、不同阅读策略的培养
教师掌握不同教学阅读策略方式的最终目标,还是要教会学生学会阅读。因而,培养的是什么样的阅读者,是教师首当其冲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这一思考下,***老师将阅读者分为两类,即独立阅读者和依赖型阅读者。独立阅读者往往具有明确的目标和问题意识,常常通过多样化的策略方式解决阅读中遇到的困难,让绝大多数情况下看不到的理解过程可视化,并读出文本的意义;而依赖型阅读者遇到困难往往会停止阅读,必须依靠他人的帮助或老师的指令才能继续进行,且阅读毫无策略方式,往往读过就算,连理解过程都看不出来,更别说读懂有难度的文本了。
然而对于七年级的学生来说,依赖型阅读者还占多数。针对这种情况,***老师提出了“贯策谋略”的阅读方式。掌握这一方式之前,先要在阅读过程中具备一定的阅读认知能力,一是对阅读的直接对象——读物的认知;二是对自身阅读过程的认知。在此基础上,教师引导学生根据阅读任务、目标及其阅读材料的特点等因素选用有效的阅读规则、方法、技巧,让阅读策略在不断训练中贮存于记忆与经验之中,从而让学生无论面对何种读物与阅读目标,或在真正的文本阅读遇到困难时,学生都能拥有更多工具和选择,独立调整且应用一种策略,按图索骥读清含混不清的文句。这种策略方式,也帮助学生在阅读文本时,脑中能形成清楚的阅读计划,并不自觉地运用技巧,推理文本,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立的阅读者。
***老师在讲解这一策略方式时,以《藤野先生》这篇课文作为主要案例,案例中,老师引导学生朗读藤野先生指点“我”考试成绩的对白,重读“瞥”字,引起同学对文本细节的思考,从而总结出藤野先生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可低估。教师通过这种方式,旨在启发学生以课文思想和主题为中心细读文本,尽管最初学生并不知道为什么要细读,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策略和步骤去细读,但教师却将内隐的细读心理过程(即各种阅读策略的运用)外化为可操作性、可复制的行为,令学生一目了然。
同时,**老师也指出,不同的阅读策略有着不同的教学培养方法。阅读课程的教学设计也与普通课堂的教学设计有着不同之处,要在了解教科书体系结构的基础下,有针对性的进行教学设计,以语文素养为基本要素,对不同年级提出不同的要求。如七年级学生的阅读方法就要强调朗读和默读,精读和略读,着眼于整体感知、品味语句、概括中心、理清思路等一般阅读能力。此外,**老师还提出“三位一体”阅读教学设计的概念,即主要在于构建从“教读课文”到“自读课文”到“课外阅读”的三位一体阅读体系,强调由教师引导到学生自主阅读的转变,改变过于强调单篇阅读、精读、略读不分、普遍读书太少等情况,主张由单篇阅读拓展到同类文章或整部作品的阅读,从而起到举一反三,课外阅读延伸的效果。
在此基础下,**老师向讲座同学引入了“预测与佐证”、“确认与修正”、“指出困惑”、“停顿、重述或概述”四种阅读策略方式。旨在建立阅读策略支架,使得阅读前、中、后期都有策略可寻。
***老师详细举例了“预测与作证”这一阅读策略,并以**市**中学***老师的课堂为例进行阐述。“预测与佐证”是对文本情节进行合理猜测和推想,如看到“宽大”这个题目,就思考题目为什么是“宽大”?有哪些关于“宽大”的联想等。预测情节使得文本内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增添了课堂的探秘气息,也使得故事结局更为扑朔迷离,不仅使课堂焕发出别样的精彩,也使这一方法深入学生心中。切这种方法适用范围非常广泛,绘本、小说、记叙型散文都可。在学习之后,教师还可引导学生运用其他阅读材料,运用这种方法大量练习,如在面对一本较厚的小说时,学生可以在阅读前先阅读封面、书皮、图表、目录等,对书本内容进行预测,提出疑问;在阅读过程中,对阅读困难之处可运用前后文线索推测,反复阅读,记下问题,产生联想;在阅读之后,学生也可根据角色、故事发生地点,查找新资料,回想新细节,找出之前问题的证据。在这样重复经验的过程中,每位学生渐渐都可以运用具体细节对文本进行佐证。
这些阅读方法,能够帮助学生选择更合适的书籍,并引导学生将自己的经验与知识和文本中所读到的资讯连结起来,从而在头脑中描摹出画面,加深理解。
 
三、路标示阅读策略方法
讲座最后,***老师以《小王子》为解读案例,围绕“驯服关系”、“孤独”与“唯一”三个话题,引入介绍了六个“路标”(即教与学的工具),要求老师在使用路标时,注意文本中的关键留白处,帮助学生理解并对人物性格的发展、冲突、视角以及主题做出反应,指导学生学会并熟练掌握细读策略的方法。
策略中,路标一为“对比与矛盾”,即分析文章中人物言行与其之前相互矛盾或让人意想不到的感受或行为,思考人物为什么要这样做。如《小王子》,就能在这种对比矛盾中分析出书中对“驯服”和“唯一”的理解。小王子在花园里看到许多跟自己的玫瑰长相相似的玫瑰时,震惊之余,他终于懂得了狐狸所说的“驯服”的含义,于是才会对其他玫瑰说:“但她单独一朵就胜过你们全部,因为她是我浇灌的......”
路标二为“啊哈”时刻,即发现文章中的人物认识或开始认识到改变他(或她)的行为或思想的事情。一般这些事情发生时,文章中的人物常用“我知道了”、“我发现”、“我知道为什么”来表达,如狐狸对小王子所讲的关于“驯养”的一段话,正是这一段话让小王子驯养了狐狸,也让小王子渐渐理解明白了驯养的真实含义,明白自己与玫瑰花之间的驯养。
路标三为艰难的问题,即强调主人公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常常出现在主人公的自问或向他人请教这个艰难的问题是什么的过程中。这一路标,也引导同学共同思考艰难的问题具体是什么。如小王子临死时的一段描写:“‘现在,你走吧,’他说......‘我要下去了!’”仔细揣摩这段话的含义,联系上下文寻找小王子说出这句话的原因,就能明白小王子是要离开了,以及小王子与“我”之间也建立了一层驯养的关系。
路标四为智者的话语,往往是一位长者如老师、父母等提出的建议或启发,通过揣摩智者所说的话,理解文本要领。在《小王子》中,狐狸就是智者的存在,“最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你花在你玫瑰身上的时间,才让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堪称是本书的至理名言。
路标五为一而再再而三,即作品中反复提到的形象、词语或参照物往往是最为重要的。思考作者为什么反复提及这个点,对深入理解文本有重要的作用。《小王子》中,“孤独”一词被反复提到,从作者独立飞行的孤独体验到小王子孤独的出走探险,孤独贯穿了整本小说,体现了现代人主体失落,个性缺失的真实特点。
路标六为闪回时刻。即作者让作品中的人物回忆起某些事,并以此手法打断正在讲述的故事。常常用到的词句有:“我突然想起......”、“我记得......”、“想当初......”等,思考文本为什么在此刻回忆,对文本的推进有重要意义。《小王子》是一本回忆性散文,如“我们有充分论据相信小王子就是从B612小行星来的”等等,这些句子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小王子真实性,是作者回忆小王子的基础。
在这样路标示的反复训练中,学生从中思考了《小王子》的所写之事、所刻划的角色、这些角色的类别、存在的意义以及《小王子》中核心的驯养关系,能够让学生有迹可循,跟着线索、路标,慢慢理解书本的深层含义。
 
综上,通过学习**老师的讲座,让我对阅读策略有了更全面的了解,让我意识到阅读不仅仅是看书,更要掌握一定的策略方法。不仅对我自己日后阅读文本、书籍有极大作用;也让我更加砥砺自己努力学习,将将这些阅读的好办法在未来更加融会贯通、深入浅出地教授给我的学生,让更多人从中受益。这次讲座可谓是受益匪浅。
 
参考文献:
[1] 王琪.新课程背景下文学文本的多元解读及其实践策略[D].四川师范大学.2007
[2] 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M].作家出版社.2008

讲座题目:解读 策略 拓展——说在阅读教学设计的边上
演讲者:***(***地区优秀教研员)
时间:2017年**月**日
时长:13:00——16:30
地点:***学院

相关热词搜索:学科 讲座 报告

上一篇:论加西亚·马尔克斯对莫言的影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发布者资料

CalvinK高级写手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短信

  • 用户等级:一级会员
  • 注册时间:2017-11-25 16:02:05
  • 最后登录:2018-01-21 16:02:24